我的妈诶这么多年我有眼不识轼辙!仔细一想也太萌了 在线落泪
等我考完试就疯狂地!嗑起来!

希望有人出个官方粮合辑!

昨天看百年不合到四点...对 又开始考前作了

以前说过一句很重的话,“活着总是在目睹和参与暴行”,可能元远身边的人是这样。

元远他是,“让我做只路过蜻蜓 ”。(又来曲解歌词了)

种种外力加诸的人生,在自己的果核宇宙里可能雷霆万钧, 但再折腾左不过是蜉蝣尘埃,也许对别人而言,只轻如一只路过的蜻蜓。但他拼尽了全力守住最后一点自由意志才能这样轻轻路过,求的是问心无愧。至少,“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可以刻进他的墓志铭了。

但我想做人呢,这么惨的话,有愧也没关系的,泥泞里挣扎怎么还要苛求干净,谁不是苟活呢。这是一场拿命来逞的英雄,但大家都是平凡人,他作为一个...

希望能多多说“这没有什么”
被“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并没有什么”帅到了hhh

看卡夫卡的时候我太小了

吃饭看个综艺 看到五岁从叙利亚逃来土耳其现在11岁的孩子 大汗淋漓地在卖东西 说想回去了因为朋友们都在那里 好难过

虽然并不喜欢和孩子玩 但还是非常非常希望所有小孩能健康快乐成长 也希望我以后能有余力帮助他们

看了讲拉丁美洲经济状况的一篇书摘,真切地意识到了优胜劣汰作为一个亘古不变的规律对“劣”的群体有多残忍。

所以国家机器对原始社会人人自危的优胜劣汰遏制了多少呢?在强调自由贸易、效率和分工的今天,这种遏制是不是已经开始下降?经济发展靠优胜劣汰,福利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负责减少这种不公平,但是问题还是无解。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一国之内互帮互助的程度都不可能有多大。被掠夺的人靠着施舍和屈辱获得一些帮助,但归根结底还是比其他人减少了很多机会,多了很多的困难险阻,他们很可能在胜者所制定的制度中难以翻身,像一只王八。说个最简单的,现在越来越便宜的商品和服务,背后是劳动力的日渐廉价。消费者是开心了,可劳动者呢...

似乎也不必害怕何时突然遇到终点,树叶拿什么害怕秋天?诗人说“你终于闪耀着了么?我旅途的终点”、“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诗人们都是美丽的拧种。

有首打油诗,我只记得意思:说天冷,与其让大腿这么干冻着,不如借给有裤子的人。……我祝愿决心写作的朋友多置裤子,我和许多无法传出心迹的人,把穷而冷的光腿借给你,帮我们抵挡孤寂。

有则轶闻说,人艺排演《茶馆》,到康六卖女儿那场戏,背景里的年轻群众演员作出同情神色,于是之说这不对,应该是不屑,那时人看到这种事儿,想的是:“我虽然穷,至少没有卖儿卖女”。这是要经过才能体察的世情。 

搜周錬霞的生平,一代绝色“...

昨天晚上看tangstory的长相守看到两点。最近时常熬夜看文,因为空虚、倦怠、失眠一类的理由。时不时会有被打动的点,但这篇文章是唯一一篇情感浓度这么高的,是自深深处、对旁人有说服力的爱。很久以前就看过这篇文了,大概情节也都还记得,没有想到还是会在半夜看到泪目,早上起来情绪仍然缓不过来,比较了一下打算列为最喜欢的一篇。

这样情绪泛滥也许因为是在雨声里醒来。雨就是我的家。又想起了卡佛的《雨》:

“我能否这辈子重新来过?

还会犯下不可原谅的同样错误吗?

会的,只要有半点机会,会的。”

想通了一点,纵然我荒废了这么多的时间,在这人世没有留下过一点能存留得长久些的痕迹,却也是真切地活过,事无...

叶神生日快乐!

说亲密关系里人被消耗和削弱 难道我没有在浪费和磨损自己?醒醒吧

人是一定会被磨损的。从头到尾完整的是器物

1 / 7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