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采访摘录

有时候你看标本上插一堆针,也挺惨的,但我觉得有时候不用有那么多情感在里面,你不抓它,它也会遇到别的敌人,生命就是这样。

这也符合博物学对待动物的一个基本态度,既不过分溺爱也不无故仇视。所以不灭它还是不行啊,毕竟,我们有利害关系。

春天桃花开,夏天柳叶绿,我们就能感觉到大自然是有它自己的节律在的,渔汛就是海里边的这种现象,鱼会出现季节性增多,就像是应季盛开的鲜花。但现在各种鱼都几乎没有渔汛了,这就相当于桃花不开,树叶也不绿,全都半死不活在那儿待着。

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作为一个生物,其实就跟一个蚂蚁窝里的蚂蚁一样的。你看人家工蚁,就是把自己该干的事干好了就行,从来没自怨自艾过。我去青藏高原,人冻得不行了,穿着羽绒服都扛不住,可是高原上的龙胆照样开,还贴着地开。飘来云彩把太阳遮住了,它就把花关上。太阳出来了,蝴蝶、蜂飞过来了,它就再慢慢张开。这一朵花从开到谢,可能一只蝴蝶都不会来,可它该开还是照样开。同样是生命,它们活得比我们认真。

我想这就是博物学对成年人的一种作用。这些知识看上去的确没什么用,但无用的知识往往是美好的知识。器用的知识很难带给人快乐,无用的知识没别的好处,就是让你高兴。

来自http://t.cn/RYaL2jK

博物的声音其实很北京老大爷 他讲 我给闺女换个尿布 她哭得跟死了爹似的哈哈哈哈哈

评论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