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黑暗的故事》

“他有时会冲你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差不多还用眼睛示意,好像是把你弄得有些局促不安,并为你局促不安,但还是宽恕了你,因为人毕竟是人。

在他眼里,所有人都是马马虎虎的孩子,彼此失望,相互忍受,我们大家都陷于一场没完没了、技艺不精、基本上没有好结果的喜剧里。条条道路都通往痛苦。因此,在外公眼里,几乎每个人都应受到怜悯,他们的多数行动都值得宽恕,包括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恶作剧、欺骗、虚荣、操纵、无理要求和借口。他会用不怀好意的微笑将你这些恶行赦免,好像在(用意第绪语)说:咳,有什么呀。”


一个作家如果有不能面对的东西 有几次三番挑起话头掀起一角又迅速遮掩的东西 也不是不行 就是对自己太软弱了 读者不情不愿抓住小辫子 宁肯甩掉
看完整本书 只想对奥兹说 你倒是写啊!你不写你闭口不提好么!
是我太苛刻了 他那句“如果我也配有妈妈就好了” 难道不够吗
也许他还不到能写的时候 心力未修炼足

“…弥漫着阴郁的胶着,是长期沉潜在黑暗中的心灵才会发出的声音。”

评论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