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12.14左右 余光中去世 因为说了好几年要看他的书没有看 在微妙的错过的感觉驱使下 去看了他的纪录片——他们在岛屿写作。大概是七十多岁了吧 在景点看见水井要喊几声试试有没有回音 见了墙上刻着自己的名字要用笔描一遍 在海边扔石头 念念叨叨不知道哪来的“石头要变 形状遥远 越矮越好啊 出手要快 脱手要平稳而飞旋”

有人说他是傲慢的创作者 在跟时间比赛 他自己说我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可以从容的来推敲

著作等身 出过的书比他自己还高了 仍然想着要写

我一边看着色彩明亮的视频一边自己给他加上了黑白的滤镜 又一个生命消逝了啊 是这样一个用心活着的生命


不知道什么原因 现在出这种事之后会想着 看多几眼吧 看看他 之前还在呢


 金钟铉12.18自杀了 我看着鬼怪夜市下一期的预告里的他 刷出了这个消息 从不敢相信到接受到难过 

不是粉丝 只听过忧郁时钟 以前在蛮多综艺看过他 对跟宝岛关系好的二代团虽然有那么一点感情 但绝不会拿他当个符号来强说愁 他是个活生生的人 不是个什么警钟 在他死后只讲着自己关心的议题来抒发与他完全无关的廉价感情太虚伪了 什么希望自己的爱豆好好的什么sm太剥削了泡菜娱乐圈压力太大什么网络暴力什么二代团结束了 跟他有几毛钱关系 营销号刷一样的文案也就算了 真情实感地在消费他的人…太拎不清了

冷静地这样想着 可是我也很难过 27岁 忧郁症没有得到好的治疗 在歌词里写在身上纹在歌里唱 然而发出的求救没有人接收 他说 没有比我更痛苦更软弱的人了 他的遗照还那么阳光 他会安慰粉丝说“别哭了 是人们太坏了 你很好”是很多人喜欢的哥哥弟弟朋友 是温暖的家人 是很多很多粉丝的星星

怎么说 他那么艰难 现在可以放心休息了 留下了这么多伤痛的人 粉丝泣不成声给他唱replay 成员家人好友崩溃 洪基哭得脸通红眼睛肿着 声音沙哑鼻音很重地主持电台 放一首首送别的歌 几度哽咽 他说这个冬天真冷啊 会一直铭记的 我是看着这些人包括逝者的难过而难过的

活着的样本真多啊——仍然是这句话 艰难的方式花样百出 

我呢 在被这些人感染的时候 也在半夜哭了起来 反反复复说是最糟糕的一年 但是害怕会一直糟糕下去会更糟糕甚至不敢结束这一年 我知道肯定会有更难的时候的啊…但我…我仍然想逃 生日的许愿全是虚张声势 伤心伤心

没有在半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以前嘲笑过的话 原来还是有点道理的啊

评论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