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想 对婚姻家庭抵触的原因大概是不愿意为假想的对方做出牺牲 包括自我消耗和削弱 以及承担更重的责任 这本质上是一个衡量成本收益后的倾向 但现在的考量完全没有意义——因为人不确定 收益就不确定。

对于原生家庭,我所试图背负的责任来自于父母的牺牲,和与牺牲不那么挂钩的相互的爱。这两者的关系是:牺牲的动力之一有爱,但不全是爱。以结果为导向的话,维系家庭最重要的一环的是付出——而不止于爱。不论出处,这份付出是实打实、沉甸甸的。

因此,在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谈论起“将来的婚姻家庭”这个话题时,因为收获这一环无从谈起,便总是苦哈哈而无半点侥幸。

以上是关于这个话题的思考中占大头的一部分 另一部分是比较虚比较想太多的“人心隔肚皮”不是贬义用法 而是说 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天然而不可逾越,即使两颗心靠得再近——而这已经是最理想最难得的状态了。我早就接受过人与人之间没有完全的互相理解 只要有一点已经弥足珍贵 但我不确定可以接受日夜相对的人多大程度上的不理解 

“爱是一种落实为实践的激情”

评论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