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意识到自己的弱点,但是任何自我意识都是一种力量,由此而产生了他的冷嘲,这是堂吉诃德的热情的对立物。哈姆雷特怀着喜悦的心情夸大其词地责骂自己;他经常观察自己,随时察看自己的内心深处,因此他非常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所有缺点并且蔑视它们,蔑视自己,——与此同时,可以说,他靠这种蔑视而生活,靠这种蔑视为生。他不相信自己,同时虚荣心很强;他不知道他希望得到什么,为什么而活着,同时又眷恋生活……他在第一幕第二场大声说道:“上帝啊!上帝啊!或者那永生的真神未曾制定禁止的律法!……人世间的一切在我看来是多么可厌、陈腐、乏味而无聊!”但是他并不放弃乏味而陈腐的生活,他还在父亲的鬼魂出现之前,还在接受那项把意志消沉的他彻底压垮的可怕任务之前,他就想要自杀,但是他并不杀死自己。对生活的爱就在这些想要结束生命的愿望中表现出来,所有十八岁的青年都熟悉这样的感情: 

那是热血沸腾,精力过剩。① 

①引自莱蒙托夫的诗《不要相信自己》。


哈姆雷特不像梅非斯特那样恶魔般地、毫无同情心地大笑,在他的苦笑中有一种能说明他的痛苦、因此使得人们不与他计较的忧郁。哈姆雷特的怀疑主义也不是一种冷漠,它的意义和优点就在于此。善与恶、真理与谎言、美与丑在他面前不融合成某种偶然的、无声息的、呆滞的东西。


学车看到个男生在看莎士比亚…然后又想起了这句魔性的…把你的手给我(。

可是公选老师给我打的分超低!不就是没空看雅典的泰门吗!

评论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