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里 一个男人坐在电动车上 不知道在跟旁边的小女孩说些什么 只清楚地听到一句 三分无奈七分柔和的 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一点啊

唉 我大概知道想要成长成什么样 但实在是不知道应该长成什么样 我不知道

在车场里 吆来喝去的教练 跟教练套着近乎顺着话讲递几根烟的学员 …一个完全陌生的小型社会==
过来潭西顺心多了 只有被骂和被教…然而科三教练阴阳怪气。

评论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