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七杂八

诗词大会某一场的飞花令,“月”这个关键字一出来,明明一瞬间就想到了春江花月夜,脱口而出的一句还是“春花秋月何时了”。 比之古诗,我更喜欢读词。我第一个喜欢,到现在仍然喜欢的词人是李煜。我最早看的诗词集里,词的部分第一个作者就是李煜,这个排序也许是有影响的吧。回想起来,一句话,一个场景,一个决定,一个意外,这些微小的东西不说改变了人生轨迹吧——毕竟还没活得那么长,但至少,让我一次次偏离,成为如今的我。时至今日,四五年前的那个下坡,那条路灯依次亮起的公路,再晚一些的那条走廊,那个宣传栏,还是我不厌其烦屡次对自己说起的某种暗号和密码。

跑题了。当选手的诗句从月亮跳到月份的时候时,我想起了海子和五月。海子应该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现代诗人吧?但仍然惊讶,因为实在想不起来他哪首诗写到了五月,去查了一下,是《五月的麦地》和《七月不远》里那句“只有五月生命的鸟群早已飞去 ”。第一首不熟,第二首印象最深的不是这句,不知道是密码还是乌龙。

一想起海子就背出来的诗是《九月》才对。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我从前一无聊就在本子上乱写,这首诗绝对出现在我每一本草稿里,也绝对是在我所有草稿本里出现次数最多的一首诗。现在没这个习惯了——连字都很少写,但有一次公选实在无聊…本子上最终还是出现了这几句。

已经不太记得告别天堂的情节,但这首诗和《局外人》的最后一段还是记得很清楚,当然这是因为海子和加缪我也很喜欢。——可我从前,也很喜欢笛安啊。

初中的很多记忆太鲜明。我总觉得初中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但谁知道呢?看以往留下的字句好像并无差别,但我毕竟一向矫情,并且时间越往前推越矫情。能确定的是,初中时我背负的包袱是最小的,那时的我对自己也还没有什么不满意。小学什么都不懂,不算的,初中是个有了点重量又仍然轻飘飘的好时候。

但最好的我当然在现在和以后。这个不展开讲了。

有一场飞花令关键字是酒 觉得诗词里酒无处不在但是第一个只想起了范仲淹…他的诗也不是写得多好多动人…但是画面很容易入心 真是神奇
其实是想说 今天爸爸盖章 说我算会喝酒的了 于是下一个目标 就是把自己灌到微醺!但鉴于上次饭桌喝葡萄酒解渴的经历…觉得有点难…但我非常非常想试试那个感觉

评论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