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也不必害怕何时突然遇到终点,树叶拿什么害怕秋天?诗人说“你终于闪耀着了么?我旅途的终点”、“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诗人们都是美丽的拧种。

有首打油诗,我只记得意思:说天冷,与其让大腿这么干冻着,不如借给有裤子的人。……我祝愿决心写作的朋友多置裤子,我和许多无法传出心迹的人,把穷而冷的光腿借给你,帮我们抵挡孤寂。

有则轶闻说,人艺排演《茶馆》,到康六卖女儿那场戏,背景里的年轻群众演员作出同情神色,于是之说这不对,应该是不屑,那时人看到这种事儿,想的是:“我虽然穷,至少没有卖儿卖女”。这是要经过才能体察的世情。 

搜周錬霞的生平,一代绝色“尚七十尤倾城。”,文革时,眼睛被打瞎一只,她给自己治了一方印“一目了然”。闺蜜陈小翠开煤气罐自杀,庞左玉在学习班跳楼身亡,可她仍然坚强乐观。曾为跳楼自杀的友人写挽诗:“繁华散尽春如梦,堕楼人比落花多。” 

贾行家《尘土》

评论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