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百年不合到四点...对 又开始考前作了

以前说过一句很重的话,“活着总是在目睹和参与暴行”,可能元远身边的人是这样。

元远他是,“让我做只路过蜻蜓 ”。(又来曲解歌词了)

种种外力加诸的人生,在自己的果核宇宙里可能雷霆万钧, 但再折腾左不过是蜉蝣尘埃,也许对别人而言,只轻如一只路过的蜻蜓。但他拼尽了全力守住最后一点自由意志才能这样轻轻路过,求的是问心无愧。至少,“一个人应该活得是自己并且干净”可以刻进他的墓志铭了。

但我想做人呢,这么惨的话,有愧也没关系的,泥泞里挣扎怎么还要苛求干净,谁不是苟活呢。这是一场拿命来逞的英雄,但大家都是平凡人,他作为一个小说人物连个老好人都不是,本不该跟英雄二字沾边。不是在评判他,只是再一次,领悟到“被庞然大物随意发配的人生”是怎么样。


其实每次说完太过相信主观能动性的话比如“守住自由意志”之类的我总想说点怪话补救,不过...等我被摧残过了再阴阳怪气可能更有意思一点,说好了要当个失望悲观的中年人的。小小年纪我还是先笃信真善美吧。


今年有种突然长了良心的感觉,看药神一路哭着回来就发觉了。有人问哭什么,我说太惨了。她说她出影院就在想是什么导致的高药价,说惨是惨啦,只是一直想着惨有什么用。

小学的时候有个死党就是看什么惨一点的宣传片和电影之类就会大哭,每次捐款也捐得比别人多。那个时候看着她我就懵懵懂懂知道自己可能善良额度有点低。

现在时常有类似的情感波动,可能是体会到了一点无常吧。仿佛终于从混混沌沌学着长成了一个“人”。我最大的虐点是命运之手和无由世道共同打造的走投无路,简言之就是没有为什么。看来我也太好虐了。

以前说完暴行那一句继续说了,“要勇敢,要关怀。”现在仍然要这样提醒自己。


北南和p大好像都同样喜欢反映现实和价值观输出?以我一个金鱼脑的记忆,p大根正苗红一点,时不时会有公权力在场,喜欢救赎梗和家国叙事。北南就,看着温温和和实则发刀毫不手软,对世道冷眼,只对人有热血未凉。

评论

© 木欤 | Powered by LOFTER